按國際規定,以65周歲為分界線,我國目前的老年人口已超過1億,是發展國家中人口老齡化形勢非常嚴峻的國家。6月15日至16日,2015中國養老業夏季高峰論壇將在上海舉行。論壇邀請了瑞士、日本、美國等國的權威養老專家,以"公益理念和經濟運營"為主題,將通過深度分享與探討,更加務實地思考與促進我國養老服務業的健康發展之路。

通常,65周歲以上的人口與總人口的比重超過了7%,就被稱為"老齡化社會",若超過了14%,則被稱為"老齡社會"。從老齡化社會進入老齡社會,法國用了115年,英國用了47年,德國經過了40年,而日本只用了24年,速度之快,令人乍舌。

那么,我國的情況又是怎樣的呢?根據我國的人口數據統計顯示,早在2001年,我國的老年人口比重便已達到了7.1%;截至2014年底,其比重更是上升至10.1%。按聯合國人口統計方面的預測,我國將在2024年至2026年前后正式進入老齡社會,速度與日本大體相同。

如此快速的人口老齡化,究竟會帶來怎樣的影響?回答之前,我們先行了解一個名為"人口紅利"的概念。人口紅利,指能夠參與經濟活動的15至65歲的"生產年齡人口"與總人口比率較高的國家,往往更具有增長潛力。

從國際經驗來看,經濟發達國家基本是在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1萬美元時進入老齡化社會的,屬于先富后老或邊富邊老。而2014年,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.02萬元,仍屬于中低收入水平的發展中國家。也就是說,老年人口比重的快速上升,意味著人口紅利的加快消失,即我國很有可能將面臨"未富先老"的巨大考驗與壓力,成為制約我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。

一方面,采取相關措施,如全面開放"單獨二胎"政策,以延緩人口老齡化的速度,當然是一個可以嘗試且十分直觀的方法。但據多位專家的論斷,按我國人口國情,如此一味"防守"策略所能起到的效果,是微弱的。老齡化的問題是一個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,不可逆轉。
      于是,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,發掘人口老齡化在催生養老服務業、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方面的積極作用,成為了應對人口老齡化,"防守"策略之外的"進攻",也是我國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當下十分緊迫的任務。
作為一個由老年消費市場需求增長帶動而形成的新興產業,發展養老服務業具備如下重大意義:

改善保障老年人生活、健康、安全以及參與社會發展的條件,實現老有所養、老有所醫、老有所為、老有所教、老有所學、老有所樂。

促進就業,延伸一大批相關產業,推進上下游產業的良性互動,對于提高最終消費增量和優化產業結構具有重要作用。

拉動內需、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。有關研究表明,從2014年到2050年,我國老年人口消費潛力將從4萬億元增長到106萬億元左右,占GDP的比例從8%左右增長到33%左右。

就目前情況來看,我國的人口老齡化呈現出基數大、增長快、高齡化、空巢化,且需要照料的失能、半失能老人數量劇增等態勢。截至2014年底,我國65周歲以上人口達到1.38億,占總人口的10.1%,預計2020年將達到2.43億,2025年將突破3億。

有鑒于養老服務的壓力越來越大,2010年,我國在《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的建議》中,便已有了"優先發展社會養老服務"的工作部署;2013年,在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,討論并通過了《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》,成為我國養老服務業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;

一系列綱領性文件的發布,不僅充分反映了政府對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高度重視,并使得養老服務業成為了我國經濟發展新一輪的投資熱點。目前,我國養老服務市場需求在3萬億元以上,預計2050年前后將達到年均5萬億元。龐大的老年群體,蘊藏著巨大的服務市場和廣闊的發展空間。

"先老"已經不可逆轉,"未富"尚可補救。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,滿足老年人持續增長的養老服務需求,既是為人子女理應做到的關愛之舉,也是我國現階段下,創業者應該看清的經濟新常態下的全新格局。

關愛老年人健康,專注老年人用品的連鎖品牌,產品豐富,創新的孝銷模式,以服務帶動銷售,為天下小心兒女提供一個盡孝的平臺。

食療養生坊,多達200多種產品,多元組合銷售,現場推薦營養食材搭配,現磨現賣,還配置了多款即沖即飲的"五谷養生飲",操作簡單。

集食療養生、運動養生、科技理療養生三大核心養生模式的健康養生店,自產食材科學搭配,四大功能性人群分類,滿足不同消費者的不同需求。

瀘州老窖系列產品,與國窖1573同根、同源、同方、同料、同窖,口感醇厚,品類豐富,一瓶酒也能定制,市場覆蓋廣,老百姓喝得起的好酒。

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期,我國養老服務業發展將面臨寶貴的戰略機遇。隨著養老服務業政策紅利的不斷釋放,越來越多的社會力量積極參與到養老服務業發展中,將會更加廣泛、多樣化地滿足老年人的消費需求,推動養老服務業快速發展。

欧美三级